首頁 > 新聞 > 海外市場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四季度油價前景不妙!沙特復產加劇供需矛盾,歐佩克減產陷兩難抉擇

第一財經 2019-10-03 12:21:00

剛過去的三季度,布油累計下跌8.9%,美油累計下跌7.5%,均創下年內最差季度表現。

去年四季度,國際油價從四年高點一路下跌,歐佩克被迫時隔兩年再次推出減產令。時隔一年,形勢如同當時的翻版,貿易形勢和供需矛盾再次將油價逼到了懸崖邊上。

剛過去的三季度,布油累計下跌8.9%,美油累計下跌7.5%,均創下年內最差季度表現。隨著沙特在也門實現部分停火,中東地區局勢升級的威脅暫時解除。對于歐佩克而言,減產對油價的提振作用已經微乎其微,而進一步限制產量則會面臨市場份額被其他產油國搶占的風險,在全球經濟放緩的背景下,需求端低迷才是市場最大的威脅。

對于歐佩克而言,減產對油價的提振作用已經微乎其微。

減產令效果消散,供需失衡暫難以解決

今年國際油價的走勢基本可以分為兩個階段:1-4月在歐佩克減產令以及美聯儲寬松貨幣政策的支持下,原油價格一路高歌猛進,最大區間漲幅超過40%;5月起,受困于全球經濟放緩及美國原油庫存居高不下等因素,國際油價開啟了連續調整的模式,并一度陷入技術性熊市泥潭,即使沙特石油設施遇襲一度引發脈沖行情,最終市場對供需失衡的擔憂讓油價再次回到了原點。

如今各國經濟復蘇依然步履維艱,對原油需求增長預期造成打壓,經合組織(OECD)、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多次下調世界經濟增長預期,認為貿易緊張局勢已經對各經濟體復蘇造成拖累,而且將繼續威脅投資和增長。

今年7月,石油輸出國組織歐佩克在維也納總部召開了第176屆全體會議,對實施半年的減產令效果進行了總結和評估,并決定將減產令延期至明年3月31日。然而這次未像去年那樣對油價形成有力支撐,隨著全球性降息潮從新興經濟體逐步向發達國家蔓延,需求端不景氣已愈發明顯。澳新銀行高級大宗商品策略師海因斯(Daniel Hynes)認為,投資者依然對未來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表達了擔憂,對于歐佩克而言最重要的是穩定油價和市場預期。

行業前景如今并不樂觀。國際能源署(IEA)表示,今年上半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為52萬桶/日,為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水平。IEA已將2019年和2020年全球增長預測分別下調10萬桶/日和5萬桶/日,至110萬桶/日及130萬桶/日,較年初需求預估下調近30%。展望未來,石油需求增長前景依然“脆弱”,向下修正比向上修正的可能性更大。

歐佩克也在9月月報中指出,產油國有必要繼續努力防止原油供應再度過剩,以避免不必要的波動和可能再度陷入市場失衡。根據測算,如果歐佩克繼續以8月的速度生產,且其它因素保持不變,2020年的油市供應過剩將達到34萬桶/日,高于此前報告中的預期。

中東危機短期難引爆,歐佩克減產陷兩難選擇

對于油價而言,地緣政治因素始終是不容忽視的風險點。霍爾木茲海峽是目前能源貿易最重要的海上運輸路線之一,全球每天約20%的石油出口途經此地,在阿曼灣船只遇襲及多起油輪扣押事件的大背景下,中東地區和霍爾木茲海峽已不再平靜。

三周前,沙特重要石油設施遇襲一度讓地區形勢急轉直下。數架無人機襲擊了沙特阿美位于布蓋格(Abqaiq)以及胡賴斯(Khurais)油田的石油加工設施,初步預估受影響的石油供應達到570萬桶,約占沙特石油日產量的50%,相當于全球供應量的5%。受此影響,國際油價一度沖高超過15%,創近十年最大單日漲幅。

隨后沙特阿美一直在努力恢復產能,同時通過啟用庫存、擴大其他油田產量來確保正常供應,目前已經基本恢復產能。按照沙特能源部長阿卜杜勒阿齊茲(Abdulaziz bin Salman)的表述,該國原油產量11月底有望進一步上升至1200萬桶/日。

三周前,沙特重要石油設施遇襲一度讓地區形勢急轉直下。

如今海灣地區局勢暫時沒有進一步升級的危險。一方面,沙特已采取行動在也門實行部分停火,以回應此前胡塞武裝在襲擊沙特石油設施之后單方面停火的決定,這場持續四年的戰爭出現了緩和的跡象。另一方面,隨著美國總統特朗普解雇前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此前針對中東問題的強硬立場有望轉向,為各方未來談判留下了空間。

野村證券宏觀分析師邦尼(Sam Bonney)認為,原油市場正在恢復正常狀態,隨著地緣政治因素逐漸淡化,經濟形勢和供需關系將成為影響油價的主要因素。他預計全球經濟增速將會在未來幾個月繼續放緩,進而遏制了石油消費增速,年底布倫特原油價格目標為60美元/桶,WTI原油價格目標為56美元/桶,不排除短期內再次回測年內低點的可能。

按照日程安排,歐佩克第177屆全體會議將于12月5日在維也納總部召開,屆時歐佩克各國油長們將根據下半年油市供需情況,對下一步行動再作調整。花旗指出,地緣政治因素對油價的影響是短期的,未來市場的變化依然取決于全球經濟復蘇步伐和供需面的變動趨勢。而明年供大于求的基本面已經成為了共識,這可能迫使歐佩克未來考慮進一步減產。

然而減產也讓歐佩克面臨著市場份額被競爭對手侵蝕的風險。行業數據顯示,非歐佩克產油國產能增速穩步提升,其中美國今年原油產量峰值已經達到1250萬桶/日,隨著頁巖油技術升級及產地管道鋪設進度提升,美國原油產能有望進一步提升至1350萬桶/日,此外巴西、挪威北海等地的新增產能也正在影響全球能源供應版圖,不久之后歐佩克占全球原油產量份額可能自1991年來首次降至30%以下。

牛津能源研究所所長法圖赫(Bassam Fattouh)指出,未來歐佩克將面臨繼續減產還是接受更低油價的艱難抉擇。如果堅持減產,其市場份額很可能將繼續萎縮,如果加入市場份額爭奪,則油價可能因為供需失衡出現斷崖式下跌,正如2014年下半年那樣。

責編:戚德志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胆水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