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科技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外賣小哥升級記:送單分秒必爭,像打“王者榮耀”

第一財經 2019-10-04 09:28:16 聽新聞

這是一個分秒必爭的行業。

上海市普陀區三源路41弄,這是一個商住兩用的建筑,藍白相間的“餓了么”logo懸掛于此,這是外賣平臺餓了么在上海的一處站點,今年28歲的何勝勝是該站點的站長。

“2014年12月來到上海打拼,看到餓了么在招大量的騎手,薪資待遇都還不錯,就過來了。”何勝勝告訴第一財經記者,2015年5月,由于工作表現出色,他升職成為站長,主要負責幫助騎手解決日常工作、生活中遇到的問題。

餓了么蜂鳥配送發布《2018外賣騎手群體洞察報告》顯示,蜂鳥配送注冊騎手超過300萬人,其中77%的蜂鳥騎手來自農村,平均年齡約為29歲,95后占比已超過20%,騎手平均每天配送48單,奔波近150公里。

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人們愈加在意時間的價值,即時配送也就應運而生,如今,即時物流配送平臺從同城、小件、外賣領域切入,逐步拓展到生鮮、商超配送領域,甚至更為廣泛的快遞末端領域。

最長3.5公里

作為一名從安徽六安到上海來打拼的年輕人,掙錢是何勝勝的第一要務。

“2014年12月22日加入餓了么做騎手,那個時候單量不是很多,工資加班費加在一起是8000多元,單位幫交五險一金。”何勝勝告訴記者,現在自己管理的騎手(全職+兼職)有65個,每個月公司會根據自己對站點的把控、業績的情況來結算工資,一般做的好的話,月工資是一萬多元;做得差一點的,6000~8000元。

記者了解到,餓了么、美團、達達等幾乎所有的即時配送領域都是采用代理模式。以餓了么為例,餓了么在上海有幾十個代理商,每個代理商有多個站點,站點的維護是由餓了么派出的渠道經理與代理商派出的片區經理來共同進行管理。而何勝勝的站點隸屬于江西蜂鳥供應鏈管理有限公司。

最早接手站長職務的時候,何勝勝大部分的時間要被手動派單占據,比如同一個騎手給他安排相同方向的幾個單子。“那個時候還是手動的,還沒有像現在這樣的智能派單。”

何勝勝所說的智能派單是餓了么智能調度系統“方舟”,它是外賣即時配送領域中最核心的環節,該系統替代了站長大部分的工作,減少了人力介入的程度,實現了自動化、智能化派單。

第一財經記者在餓了么站點的電腦后臺看到,方舟系統能夠顯示智能調度訂單鏈路:用戶下單、商家接單、智能調度(騎手接單/機器人接單)、送達用戶等環節,通過大數據與機器學習,使得用戶訂單在最優決策下被匹配最優路徑,保證配送效率。

此外,該系統還能實時顯示騎手所在位置,以及其手中的訂單的數量和尚待完成的訂單數量。“位置主要是根據騎手手機里面裝載的騎手專屬的App來定位,一般完成送單任務的騎手會回到其所在的商圈,這樣便于系統來派單,從取餐點到客戶的直線距離最長是3.5公里。”何勝勝負責的商圈是普陀區百年中環購物廣場、118廣場。3.5公里有多遠?如果用1元硬幣(直徑25mm)鋪成一條直線,需要14萬枚。

在智能派單的現狀下,何勝勝不再手動派單,但還需要對騎手進行管理,比如騎手遇到的問題需要其及時去處理;在訂單方面,有需要找商戶解決的,也有需要騎手來找他解決的,另外就是要看系統訂單的派發是否合理。

何勝勝正在查看騎手的工作狀態

“判斷訂單是否合理的要素是根據一個騎手過去一段時間的背單能力、訂單的時效、騎手配送的時效等,只有這樣才能決定騎手的背單量是多少,他能在最短什么時間將訂單送到客戶手中。”何勝勝透露,一般情況下,能力強的騎手一次出去接12~15單沒有問題,如果遇到送餐高峰期,比如要送餐去同一棟辦公樓,也有能達到一次18單的情況。

方舟系統會將同一街道、同一樓宇的臨近訂單合并,給一名騎手統一配送,業內稱之為“追單”。何勝勝表示:“雖然取餐點不一樣沒關系,但客戶只要在同一棟大樓,送餐效率還是蠻高的。這也是為什么會給能力強的騎手派那么多單呢,因為他知道哪個餐廳出餐快哪個慢,他就會先去出餐快的餐廳。”

從“青銅”到“王者”

這是一個分秒必爭的行業,騎手需要考慮兩方面因素:餐廳出餐的快慢,客戶在不在一個地點,他需要一個路徑規劃。

對于一個入職很長時間、能力強的騎手來說,他接到單之后,自己就有一個規劃,比如哪個餐廳順路,從哪邊走取餐方便,餐廳出餐的速度等,然后送到客戶那里。哪些訂單先送或者有的客戶催單的先送,這些都有一個合理的規劃。

何勝勝表示:“對于一個新的騎手來說,他不知道餐廳在哪,那么餓了么平臺會告訴他,取餐點在哪、送餐點在哪,他按照系統給他的提示去送就可以了,這樣的話,一次給一單兩單,更適合他。”

方舟通過學習騎手的送餐數據,劃定騎手等級,并階梯化各級騎手目標單量,從而為每個騎手做出一張能力畫像,將運單分配給最合適的騎手。

在外賣的午間與晚間高峰,方舟會以運單效率為第一準則,在高峰期優先對高等級騎手分派訂單,以提升配送效率。餓了么提供的數據顯示,方舟系統每秒處理訂單的峰值可以超過80單。到了外賣的平峰期,方舟則會在考慮效率的基礎上,強調公平性。通過大數據分析,做到騎手單量的均衡,確保同等級、同團隊騎手所分配的運單量在一定時間跨度內大體相當。

餓了么平臺將蜂鳥專送的騎手分成不同的等級,用王者榮耀這款游戲的段位劃分為6個等級,依次是青銅、白銀、黃金、鉑金、鉆石、王者。“騎手送的單越多、越好,等級就會越高。”

“不同代理商在不同城市給騎手的薪水可能都不一樣。我們站點騎手的薪水由三部分構成:一、業績提成,標準是600單以下,按照7元/單;大于600單,按照8元/單來計算。二、按照每單的重量、距離、天氣、騎手等級等進行補貼。三、每個月有好評獎勵、沖單獎勵。”何勝勝表示,自己所在站點全職騎手月均收入在7000~9000元,而對于騎手的KPI考核指標大同小異,基本每個月變動一次,目前考核的主要是騎手的配送取消、T12超時。

T12超時指的是超時12分鐘,比如說騎手訂單T的考核時間在10點半,如果騎手在10:42以后送達的,就已經超過騎手訂單考核的時間值。

如何判斷什么時間是預定客戶的期望?何勝勝表示,正常情況下分為預訂單和即時單,對預訂單可以預定到某個時間段;對于即時單,系統會根據餐廳出餐的時效、訂單記憶等要素來判定該訂單客戶期望的時間是多少,然后給出一個時間。

不止是餓了么,其競爭對手美團、達達也早已將AI與大數據融合進自身的業務發展。

記者了解到,目前即時配送領域的入局者眾多,主要分三類:一是成立于2014年的閃送、達達、UU跑腿等老牌同城速遞企業,二是起源于外賣模式的即時配送,如餓了么的蜂鳥配送,美團的美團專送團隊、京東到家的新達達等;三是順豐、圓通、韻達等傳統物流企業,順豐的即刻送業務,圓通的計時達,韻達的云遞配。賽道上選手云集,都意欲在這個新興市場分上一杯羹。

對于未來,何勝勝表示,希望自己可以抓住機遇,跟外賣平臺一起成長。

 

責編:劉佳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關鍵字

外賣騎手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胆水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