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 > 海外市場

分享到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美元或上演“虎頭蛇尾”戲碼,黃金伺機而動

第一財經 2019-10-06 09:35:20

近來美元不斷走高,但不乏業內人士認為,長期來看美國的經濟實力不足以支撐目前美元的強勢姿態。

由于對貿易局勢及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擔憂,近來全球多國央行紛紛加入降息隊伍,但目前看來寬松的貨幣政策收效甚微。

美聯儲年內已降息兩次,同時,美國國內政治風波以及經濟數據在不斷擾動美元走勢,總體來看,在歐、日等主要貨幣的襯托下,美元不斷走高。

近1年來,美元指數已經累計上漲約4.2%,9月26日時,美元指數一度在高位上繼續上漲約0.11%,最終收于99.1363,創兩年新高。

FXTM富拓市場分析師陳忠漢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隨著對全球經濟狀況惡化的擔憂不斷升溫,美元的避險地位將使其更具有抗跌能力。”同時,也不乏觀點認為,“弱美元”趨勢即將開始,而真正的避險資產黃金將變得更有吸引力。

避險需求推動強美元走勢

“美元的漲勢令市場參與者都感到意外。”FXTM富拓首席市場策略分析師賽伊德說,“美元指數目前僅比兩年半高點低0.5%。沒有單一理由可解釋美元的強勢,多種因素在共同起作用。”

他認為,英國脫歐引發的政治危機,不理想的數據意味著歐元區經濟可能處于衰退邊緣,再加上發達經濟體的債券收益率仍處于低位,投資者避險情緒上漲,希望有一個安全的地方安置資金,這時候美元作為主要的避險貨幣更受青睞。

從經濟形勢來看,在一片衰退之下相較而言美國經濟根基顯得較為牢固。芝加哥聯儲主席、FOMC票委埃文斯(Charles Evans)近日表示,美國經濟相當穩健,失業率仍處于低位,薪資水平也在一個很好的增長軌道上。他預計,美國經濟增速將在2%~2.5%之間,看好美國的經濟增長前景。

“雖然市場預期美聯儲年底前可能會再次降息,但美元將依然堅挺。”陳忠漢對第一財經記者說道。

“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期貨顯示,目前市場預期美聯儲10月份將再次降息25個基點,之后維持基準利率不變至明年1月。”陳忠漢認為,雖然美聯儲表現出鴿派傾向,但由于美國經濟表現好于其他發達經濟體,這繼續為美元提供支持。

他說:“人們對全球經濟狀況惡化的擔憂不斷升溫,美元的避險地位使其更具有抗跌能力。”

與此同時,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持續實行負利率,導致歐元和日元一直處于弱勢。在今年全球經濟下行趨勢更加嚴峻的情況下,歐洲、日本央行不得不開啟新一輪寬松周期,令歐元、日元再次承壓,美元在其他貨幣持續下跌的對比下顯得更為強勢。

經濟復蘇乏力的同時,政治因素也成為困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難題。自2016年6月脫歐公投以來,英國與歐盟僵持不下,在一輪又一輪脫歐談判以及英國政府更迭的情況下,英鎊波動明顯增加,但整體趨勢承壓。

“英國可能舉行大選以及脫歐最終結果的不確定性,是英鎊終究繞不過去的壓制因素,跌勢成為常態。”蒙特利爾銀行資本市場部外匯策略主管加洛(StephenGallo)認為,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英鎊沒有交易價值,預計英鎊將陷于1.2~1.25美元的區間內。

歐元區方面,9月25日歐洲央行執行委員會成員勞滕施萊格(Sabine Lautenschlaeger)意外宣布辭職,外界紛紛猜測這一舉動是在表達對于9月歐洲央行重啟量化寬松政策的不滿,而勞滕施萊格作為央行內部主要的鷹派代表,她的離職強化了市場對于歐洲央行進一步寬松的預期,歐元兌美元當天也遭遇重挫,創下近28個月新低。

美國方面,美國總統特朗普面臨彈劾調查,但市場人士普遍認為,調查短期內不會有太大利空作用,并未對美元走勢帶來明顯影響。

西太平洋銀行分析師史派哲(ImreSpeizer)表示:“美元趨勢正面,雖然當中有很多雜音,但美國經濟表現出韌性,同時美聯儲官員比想象中更加鷹派,都成為支撐美元的因素。”

“弱美元”趨勢難改?黃金伺機而動

盡管在其他貨幣的映襯下,美元顯得強勢,但不乏觀點認為,弱美元周期很快就會開啟。

一方面,美國經濟數據喜憂參半,其中對未來經濟前景有直接參考意義的制造業PMI數據持續下滑,8月份該數據更是跌破榮枯線,市場人士認為,這很可能意味著美國經濟增長周期正式向下行周期過渡。與此同時,另一重要數據非農數據在8月也出現下降,初領失業金人數出現了明顯的上升,增加了市場的擔憂。

10月3日,美國最新公布的ISM非制造業指數表現同樣不及預期,報52.6,遠低于市場預期的55.3,創下自2016年8月以來的最低水平。數據公布后,美元指數短線急跌,主要非美貨幣趁機反彈,現貨黃金則強勢拉升近20美元。

有業內人士認為,長期來看美國的經濟實力不足以支撐目前美元的強勢姿態,逐漸貶值將是長期趨勢。

另一方面,自美聯儲9月年內二度降息后,市場預計美聯儲很可能開啟了降息周期,持續的寬松政策大概率會導致美元進一步貶值。與此同時,特朗普多次公開喊話強調“弱美元”的重要性,令美聯儲同時面臨著來自白宮和市場的壓力。

花旗分析師在最新報告中提出,從中長期來看,美元依然處于弱勢。報告稱:“考慮到美國經濟數據的疲軟表現以及美聯儲年內仍有降息50基點的預期,同時白宮方面給美聯儲帶來降息壓力,這些因素都令美元年內存在結構性下跌的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當其他貨幣普跌,美元發揮了一定避險作用時,黃金作為傳統避險資產的升值潛力不容忽視。業內人士預計,一旦黃金價格上漲進入強勢周期,將持續較長時間,并且具有充足的上漲空間。

東證期貨衍生品研究院大宗商品研究主管金曉表示,未來一到兩年,最看好的資產首先是貴金屬。

“從目前整個全球經濟的現狀及未來來看,實際上已開啟了衰退式降息,也就是這一輪美聯儲降息的周期性的開始,這將進一步提振貴金屬價格。”金曉預計,黃金年內的目標價格可能達到1650美元/盎司,明年則看到2000美元/盎司。由于白銀的彈性更大,其價格漲幅可能會比黃金更高。

責編:盛媛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著作權歸第一財經所有。未經第一財經書面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保留追究侵權者法律責任的權利。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email protected]
  • 第一財經
    APP

  • 第一財經
    日報微博

  • 第一財經
    微信服務號

  • 第一財經
    微信訂閱號

點擊關閉
胆水是什么